奇案兔 灵异|鬼故事|神秘事件

意大利医生计划进行换头术实验!你怕了吗?

探索发现奇案兔2020-10-10 15:18 A+A-

看见标题,我首先想到的是科学怪人。《科学怪人:弗兰肯斯坦》是一个关于古老世纪的人造生命的故事。弗兰肯斯坦,有着科学家的冷静、疯癫,炼金术士般的诡谲莫测,为了研究生命起源的惊天秘密,他必须先求助于死亡。在古老的实验室里,他上演了最惊悸的造人术。最终他用尸体的零部件拼凑出一个巨大的科学怪物。然而,只有让人窒息的恐惧和厌恶充斥着他的心灵,因为一具复活的木乃伊也没有这个怪物那么吓人。他从此掉进了无边无际的恐惧和痛苦的深渊。

神经外科医生塞尔吉奥卡纳韦罗(Sergio Canavero)是意大利都灵高级神经调节小组(Turin Advanced Neuromodulation Group)的主任,他一直希望能进行世界上第一次人类换头手术,因此也引发了许多争议。现在,他推出了一项复活人类尸体的弗兰肯斯坦式实验计划,希望以此检验与换头术有关的技术。

卡纳韦罗(中)和他的同事们相信,他们或许在明年就能进行第一次人类头部移植手术。

  卡纳韦罗和他的同事们相信,他们或许在明年就能进行第一次人类头部移植手术。他们计划用电脉冲刺激刚死亡不久尸体的神经系统,验证将某个人头部的脊髓部分连接到另一个人身体上的可能性。不过,据已经志愿接受移植手术的俄罗斯人瓦列里斯比利多诺夫(Valery Spiridonov)披露,他的女朋友很反对他进行这次手术。

  卡纳韦罗计划用电脉冲刺激刚死亡不久尸体的神经系统,验证将某个人头部的脊髓部分连接到另一个人身体上的可能性。

  这次手术的目标是先切断脊髓,然后用电子或磁场刺激使尸体的神经复活,甚至能使肢体活动。在发表于《外科神经学国际》(Surgical Neurology International)杂志上的文章中,卡纳韦罗和他的韩国和中国合作者用弗兰肯斯坦的故事来打比方,故事的主角正是用电力复活了死尸拼成的怪物。

  卡纳韦罗指出,在19世纪一些用被绞刑处决的罪犯尸体所做的实验表明,类似这样的尝试是有可能成功的。一具新鲜的尸体可能在一定的窗口期(几个小时)内可以作为活体试验者的替代品,他说,而且有迹象表明,死亡分解并不是一个立即发生的过程,我们将这种效应称为弗兰肯斯坦效应。

  卡纳韦罗博士和他的同事已经公布了之前实验的结果,显示他们可以将一只狗的脊髓切断之后再重新连接起来。近期的一系列研究论文详细介绍了这只狗在脖子断掉及瘫痪了三个星期之后,终于能重新行走和摇尾巴的过程。

  卡纳韦罗表示,这些结果证明他们所用的GEMINI脊髓融合技术在人类身上是可行的,也能用于将脊髓两端连接在一起。未来该技术还将用于连接移植者头部和捐献者的身体,使瘫痪的病人重新获得对身体的控制。

  瓦列里斯比利多诺夫是一位俄罗斯程序员,今年30岁,患有一种被称为沃尼克-霍夫曼症的脊髓肌肉萎缩疾病。

  瓦列里斯比利多诺夫是一位俄罗斯程序员,今年30岁,患有一种被称为沃尼克-霍夫曼症的脊髓肌肉萎缩疾病。他已经表示了想参加此次头部移植手术的意愿。然而,许多科学界人士对卡纳韦罗等人的实验结果表示怀疑,并且警告称,动物换头实验的结果不一定在人类身上有效。

  目前外界并不清楚实验中狗的脊髓被切断的程度,以及实验处理和损伤情况与完全的头部移植有多大差距。卡纳韦罗在《外科神经学国际》的文章中写道,这些实验的结果应该会一劳永逸地消除关于整头移植的激动情绪。

  卡纳韦罗的换头术计划遇到了许多科学家的批评,目前依然充满争议,但他仍坚持这项研究将帮助脊髓受损的患者。

  当然,这些结果好需要能够重复,但毫无疑问,这组新数据证实了脊髓在切断之后可以重新连接,并能实现有效的行为恢复,卡纳韦罗说,尽管这些动物实验激动人心,但真正的价值在于人体研究。

  他表示,初期试验所用的尸体来自脑死亡的器官捐献者,其脊髓将被切断并接受处理,看是否能被修复。他还解释了检测连接时所用的技术,包括对脊髓的电刺激活动,以及对大脑的经颅磁刺激技术。

  如果脊髓被重新连接上,这些刺激应该会在神经中产生微小的电脉冲,其位置要比脊髓被切断的位置深得多。卡纳韦罗说:我们相信这一推断是有神经病理学依据的。他第一次宣布要进行换头或换身手术的计划是在2013年。到了2015年,他认为该手术面临的挑战都是可以克服的。

  中国的科学家在今年早些时候宣称,他们已经在猴子身上进行了一次头部移植手术,成功恢复了头部和新身体之间的血液流动,不过并没有尝试连接切断的脊髓。

  与来自韩国、中国和美国的合作者一起,他开始了头部接合的尝试称为HEAVEN项目,目的是开发出进行换头术等手术所需的技术。卡纳韦罗在今年早些时候宣称,中国的科学家已经在猴子身上进行了一次头部移植手术,成功恢复了头部和新身体之间的血液流动。

  不过,他们并没能重新连接上脊髓,实验动物也没有重新获得肢体活动的能力。卡纳韦罗提到的这位中国神经外科医生便是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他表示,在人身上进行第一次头部移植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瓦列里斯比利多诺夫由于遗传性疾病一直受困于轮椅上。他希望通过头部移植手术获得独立活动的能力。

  任晓平在去年接受采访时曾说,在大鼠身上进行的实验只有30%到50%的存活率,一些大鼠活了几个小时,最长的是活了一天。在近期发表于《外科神经学国际》的一篇文章(由卡纳韦罗编辑)中,来自韩国和美国的研究者宣称,他们已经在小鼠和狗身上成功连接了脊髓。

  韩国研究团队在一只脊髓几乎完全被切断的狗身上尝试了聚乙二醇溶液。据称,这只狗的脊髓有90%被切断。虽然狗一开始瘫痪了,但三天之后,研究团队报告称它已经能活动肢体。

  C-Yoon Kim是与卡纳韦罗合作的一位神经外科医生,在韩国首尔的建国大学任职。在实验中,他切断了16只小鼠的脊髓,然后在其中半数小鼠的脊髓切断部位注入一种名为聚乙二醇(polyethylene glycol,PEG)的化学物质。

  四个星期之后,8只接受聚乙二醇注射的小鼠中,有5只重新获得了部分活动能力,另外3只死亡。另外8只没有注射聚乙二醇的小鼠也都死了。韩国研究者还用效果强化的聚乙二醇对5只切断脊髓的大鼠进行了注射,结果显示处理后出现了电信号的传导。然而,其中4只大鼠在一次实验室水淹事故中死掉,因此也就无法观察它们是否恢复了肢体活动。

  在最后一次实验中,韩国研究团队在一只脊髓几乎完全被切断的狗身上尝试了聚乙二醇溶液。据称,这只狗的脊髓有90%被切断。虽然狗一开始瘫痪了,但三天之后,研究团队报告称它已经能活动肢体。三个星期之后,这只狗已经能行走和摇尾巴。在这些实验中没有设置对照组。

  然而,根据《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的报道,其他科学家已经对这些实验的结果表达了严肃的关切。美国凯斯西储大学的神经科学家杰里西弗尔(Jerry Silver)说:这些论文并不能支持在人身上做进一步实验。他们宣称切断了90%的颈椎,但在论文中没有任何证据,只有一些粗糙的图片。

  卡纳韦罗在接受采访时称,他的团队计划先在尸体上完成相关实验,之后再尝试为瓦列里斯比利多诺夫进行头部移植。

  有人认为,至少要等八年时间才有可能进行真正的人头移植手术。不过,卡纳韦罗在接受采访时称,他的团队计划先在尸体上完成相关实验,之后再尝试为瓦列里斯比利多诺夫进行头部移植。他表示,只有当实验中达到90%的存活机会时,他们才会在活人身上进行手术。

  在发表于《外科神经学国际》(Surgical Neurology International)杂志上的文章中,卡纳韦罗和他位于韩国和中国的合作者用弗兰肯斯坦的故事来打比方,故事的主角正是用电力复活了死尸拼成的怪物。最先接受这类头部移植的人不会是瓦列里,而是那些脑死亡的器官捐献者。因此,第一例人体头部移植是将一位脑死亡捐献者的头部移植到另一位切除头部的脑死亡捐献者的身体上, 卡纳韦罗说,只有经过多次尸体演练,证明在脑死亡器官捐献者身上进行的手术最终可行之后,我们才会在瓦列里身上进行手术。实际上,等待手术的患者名单很长,我们无法给出所有的名字,其中有几位患者来自英格兰。

  然而,卡纳韦罗的复活尸体计划无疑需要伦理上的许可,而这一点可能会对相关的实验造成障碍。

(文章编辑:奇案兔)若好看,记得分享更多人哦~

© Copyright © 2019-2020 qianto100.com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