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兔 灵异|鬼故事|神秘事件

空屋噩梦

鬼话连篇奇案兔2022-06-14 20:16 A+A-

1

几个不算很大的展览厅,按照年代、国家、历史、种类,划分得有条有理。有欧洲的名画,中国的古瓷器,还有一些非常冷门的收藏品。参观的人不多,看穿戴却绝对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对着某件古董,三三两两地窃窃私语。

相比之下,我就有些窘迫了,真的很后悔穿得过于廉价,廉价得连这里一个最便宜的收藏品都比不上。

几天前,主编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张展览会的门票,还很是得意地告诉我:孙美美同志,这门票可是非常难得的,这一次,你一定要给我搞到独家!

我所工作的地方,是一家杂志社,主要刊发收藏杂志。我是一名小编辑。

我采访过不少收藏家,却觉得他们并不像收藏家。

我一直觉得,真正的收藏家是那种很有风度、博学多才的儒雅人士。不过,可惜的是,大部分人在接受我专访的时候,都是滔绝,把自己的收藏品夸得像一朵花似的,生怕别人不知道那是宝贝。

庸俗不堪。

想起来,我冷哼一声,觉得实在索然无味,不过,还是工作要紧,忙掏出照相机,对准了一只康雍瓷瓶,咔嚓、咔嚓起来。

刚按了几下快门,正打算寻找下一个目标,相机一闪就被人抓走了。我茫然地回头,发现一个黑衣警卫正站在我身旁,手里抓着我的照相机,不冷不热地对我说:小姐,对不起,这里不允许拍照。

我不满地说:照张相而已,又照不跑!说着,就去抢照相机。

警卫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声音提高八度:如果您再这样,我只好请您离开了。

我知道再坚持下去,只会被人扫地出门,但望着旁边聚拢过来的人群,实在有些拉不下面子来。正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男人从人群中钻出来,面带微笑地走到了警卫身旁。

把相机还给这位小姐。他的话很有命令的味道。

我愣了一下,警卫也愣了一下,显然,他认识这个男人,急忙点头哈腰地解释:可是,这位小

收藏品本来就是供人欣赏的。男人很轻松地打断警卫,这位小姐不过是照个照片而已,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警卫没再说什么,很恭敬地将照相机还给我,对着男人鞠了一躬:实在抱歉,季准先生。说完,灰溜溜地离开了。

季准?!

我回头,再次将目光对准男人,一眨不眨地观察他。

市里搞收藏的人,不论大小、不论门类,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季准的。季准可是收藏界的大人物,如果说,市里只有一个人可以冠上收藏家的名号,那无疑非季准莫属了。只是,他从来不喜欢出风头,很少有人熟悉他,像个世外高人一般。book.sbkk8.coM

曾几何时,我们杂志社也想尽办法,要对季准进行一次专访,可人家连回话都没有。作风很酷!

人们都说,季准家的收藏品,个个都是品,且种类众多,许多玩家想尽办法想要见一见那些收藏品,可季准就是个怪人,他从不办个人展览,从不对外人讨论自己的收藏品,俨然一个固执的孩子你越想看,我就越不让你看。

虽然从未见过面,但我的印象中,季准就是我认为的那种真正的收藏家。

只是一直以为,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收藏家,一定是一位年过八旬、头发花白的老人,原来庐山真面目,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我在惊诧之余,思乱想着,目光不由呆滞。季准一直没说话,也一眨不眨地望着我。

围观的人群散开之后,好半天,我才听到季准轻轻地对我说:小姐,一起喝杯茶怎么样?

我回过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什么?当然!

2

楼房应该有三层,看上去,和普通的别墅没有什么区别,只是,那些红外线的摄头,还有窗外牢固的钢筋护栏,把整个楼房改造成了一只巨大的鸟笼子,像个牢房似的。这是季准的家,不过,说博物馆更恰当一些。

站在一楼客厅的中央,我抬起脑袋,有些目不暇接,四面墙壁挂的都是画作。

人物肖像画,大部分都是欧洲画家的作品,风格写实,一眼望去,好像墙壁上镶嵌了许多个小窗户,窗口则站着一个又一个、形形色色的人,目不转睛地瞪着我这位不速之客。

季准早已坐在沙发上,对着深邃的餐厅喊:小红,来客人了。上茶!回头看我,笑起来,孙小姐,不必拘束。

我望了一眼客厅中央摆放的老红木沙发,有些谨慎地坐了下来,这东西,大概够我年的工资了吧?虽然没有什么收藏品,但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还是懂得一些收藏知识的,刚才粗粗一看,季准家里的收藏品,如果都是真的,那简直是价值连城了。book.sbkk8.cOm

难怪有那么多的护栏和摄头。

季先生,您这里的东西都是真品?我还是没能忍住好奇,问了一个丢人的问题。

季准似乎并不在意:当然,我从不在家里摆放赝品的。

您的茶!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吓得我一哆嗦,回头发现一个女佣打扮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身旁,有些敌意地望着我。

季准急忙解释:这是我家的保姆,小红。

丢下茶,小红没有说什么,很快就离开了,鞋子踏在古波斯的羊地毯上,悄无声息地像个鬼。我一直用余光望着她,发现她在闪进厨房之后,竟然微微露出半个脑袋来,恶狠狠地盯着我。那样子,就好像我是一只闯入她地盘的异类。

我心里好笑,其实,我理解小红这种人。

像季准这样有才有貌,而且博学富有的年轻男人,大概是个女人都无法隐藏心底的蠢动。就像那些总是盼望着捡漏的收藏者们一样,总希望自己在茫茫人海中,一不小心捡到一个钻石王老五,捡到一个绝品男人,或者孤品男人。

不可否认,我对季准也充满好感。

终于将目光重新锁定在季准身上,我又开始犯职业病:季先生,想不到您年纪轻轻,居然有这么多的收藏品。

季准谦虚地摆了摆手,说:哪里,大部分都是我父母收集来的。

是吗?我感兴趣地说,那把伯父、伯母请出来,介绍我认识一下啊。

季准的脸色很快僵青,说:这个我父亲不住在这里,我母亲已经去世了。大概是几年前吧,他们一起去云南搞民间收藏,在那个地方突然遇难,我母亲就去世了。他说着,指了指一楼正厅中央挂的一张画像,那就是我母亲。

我望过去,心一下就提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画中的女人虽然漂亮出众,但一双眼睛却格外有神,活灵活现地,让人心底发寒。于是,忙将视线收回,不好意思地说:实在抱歉,我不知道这些。

季准大度地笑了笑,说:没什么,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说着,站了起来,我带孙小姐参观参观怎么样?

好啊。我点头,荣幸之至。

季准的家除了他和小红的卧室以外,一到三层的房间,每一间内都陈列着各种各样的收藏品,简直是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季准很大方地带着我一间一间地欣赏,并默许了我的拍照行为,从一楼转到三楼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入黑。

我是个自来熟,和季准说得多了,自然而然放下了心房,搞得自己跟女主人似的,不等季准说话,已经推开了下一扇房门。

只是,最后一间屋子的房门,我却没有推开,回头不解地望着季准,才发现季准慌里慌张地追上来,僵硬地对我笑道:不好意思,这间房间的东西,很珍贵!

我郁闷地缩回手,言下之意已经明白不能参观!

(文章编辑:奇案兔)若好看,记得分享更多人哦~

© Copyright © 2019-2020 qianto100.com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