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兔 灵异|鬼故事|神秘事件

悬疑故事之黑夜惊魂

鬼话连篇奇案兔2022-06-13 15:06 A+A-

一、逃犯

桑环每天吃过晚饭,都要听一下收音机,今天依旧如此。

家里的门锁坏了,现在只能用椅子顶着门,三个小时前,她通过邻居帮忙,联系了一个锁匠,可是直到现在,锁匠还未出现,她不免开始焦虑起来。

有那么一刻,她会停下来看一下桌上的照片,照片上,男人帅气的笑容在如今看来,反倒像带着一丝嘲讽。

不管她如何痛恨这个男人的背叛,现在却又无比渴求他在身边了。

但男人已经无法保护她了,此刻,他的体被藏在衣柜内,早上的一场激烈的争吵中,桑环失手杀了他,她一直央求他今晚陪在自己身边,但男人却坚持要回家!

桑环当时才痛心地明白,自己作为一个被千夫所指的小三,从没拥有过这个自己深的男人,她歇斯底里地发泄,男人不耐烦

最终他变成了体,一切归于平静。

无论是街坊邻居,还是电台广播,这几天一直在不间断地传播着一个消息:一个危险的流窜犯已经流窜到本县!桑环清晰地记得简报是这么报道的:

周X,一米七三左右,上身穿黑色皮夹克,下身穿牛仔裤,有严重臆想症和异装癖好,具有强烈犯罪倾向。有知其下落者或见到形迹可疑者,请与警方联系。居民们要紧闭门窗,减少外出

事到如今,安分的邻居们都躲在家里闭门不出,桑环怎么也不好意思去麻烦他们了,但她也不敢独自出去寻找那位锁匠。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包围着桑环,让她感到异常绝望,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桑环蹑手蹑脚地走过去,透过猫眼,朝楼道里看去。

外面的男人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他穿着一件蓝色制服,肩上挎着一个包,手不停地擦拭着脸上的雨水,另一只手正咚咚咚地敲门。

虽然锁匠的店离桑环的家不远,但因为平时没有换锁的需求,桑环并不知道锁匠的相貌。

你是谁?桑环警惕地问。

我是马路对面的锁匠,刚才有住户说这里需要配把锁,请问是你家吗?

桑环犹豫了一下,低声说了句:请等一下。

她把门后的木棍放到了木柜旁,以防不测时能及时伸手拿到,然后才把门打开了。

男人脸上有种深不可测的笑容:不好意思,今天上门服务的业务量太多,所以来得比较晚。男人在灰色的包里摸索着,桑环本能地往后退了退。book.sbkk8.coM

二、试探

他拿出工具,熟练地在门上捣鼓起来。

桑环靠着墙,这给了她仔细观察锁匠的机会,也许是简报带来的不安感,这一天,她对陌生人都格外警惕。

锁匠的个子桑环估摸不准,大概也有个一米七的样子,衣服穿在他身上有点宽大,给人一种不合身的感觉,而裤子显得有点短,让桑环更惊奇的是,他的鞋子右黑左灰,明显穿错了而不自知。

师傅怎么称呼?桑环问道。

哦,我姓王。

王师傅,我给你去倒杯热水吧。

好,麻烦你了,我今天忙得都没喝过一口水。

桑环走进了厨房,拉上门时看了下锁匠的方向,锁匠这时候也在看她,四目相对,他仿佛有点尴尬,又马上把视线转移开了。

桑环觉得锁匠仿佛一直在观察自己,等候自己把后背留给他的那一刻。她拉上门,迅速地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嘀嘀几声后接通了,是桑环拜托她叫锁匠的那个邻居。

我们街道对面那个锁匠是不是姓王?中等身材,穿衣不太得体?

怎么了?他姓李,瘦高个,挺干净的

你确定?

啰唆,当然确定,桑环你到底咋回事?

帮我拨

桑环话还没说完,门便被拉开了,她受到惊吓,手机掉在了地上,电池都掉出来了。

锁匠捡起地上的手机,把电池放回去,把手机放在了一侧的冰箱上。

不好意思,我只是口渴难耐过来讨杯水喝,没事吧?你是不是打一开始就怀疑我是那个流窜犯了?锁匠直截了当地询问道。

啊?没有,没有,我只是桑环被他一问,有些慌了。

说起来,还真要感谢一下那个流窜犯呢,今天你们这里要求上门加固门锁的住户特别多,其实门锁都没问题,都是心理上过于紧张而已

我这就给你倒杯水。桑环不知道怎么接话题,只好借故转移。

锁匠话闸子一打开,就停不下来了,他还在不停地絮絮叨叨。

如果锁换好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吧,今天您也累了,我也要休息了。桑环故作镇定。

你这么急着就要赶我走了?确定不需要我帮忙处理什么事情?比如衣柜里的某个男人?锁匠一边上下打量着桑环,一边笑着。

你怎么知道的?桑环后退了一步。

你的事情我都知道,甚至你穿什么内衣我都知道,嘿嘿。

态!

你就这样骂一个准备帮你的人吗?我一出门,你这辈子就完蛋了!锁匠步步紧

正当桑环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家里有人吗?我是这里的片警,请开一下门。

突然的情况让桑环和锁匠有点惊慌,桑环正要开门,却被锁匠一把拉住。

你疯了!你没听今天的简报吗?警察没事怎么可能上门,你忘记那个流窜犯有异装的癖好吗?他假扮警察敲开别人家的大门不是没可能,而且最容易让受害者放松警惕,就算是真的警察,你家里还有体,被发现了你还能活吗!

桑环被锁匠一说,顿时失去了勇气,但她同样不知道怎样处理这个眼前的危机锁匠。

等过了这段风波,我们可以把杀人案推给那个流窜犯,你就可以逃过一劫了。锁匠看出了桑环的动摇,加紧心理攻势。

我不是也给你开门了吗?你也有可能就是那个流窜犯,我刚打过电话,你根本就不是李锁匠,你到底想干什么?桑环依旧没对锁匠放松戒心。

你还怀疑我是那个流窜犯?我只是一个暗恋你的男人,我是李锁匠的徒弟,因为流窜犯的关系,今天师傅早早休息了,我是担心你家状况,才赶过来给你换锁的,我只是想借机跟你说说话,再说了,我要是那个流窜犯早就对你下手了,还用得着跟你说这么多废话吗?

桑环听完也觉得有几分合理,但并没有完全放松对锁匠的戒心,他可能只是在等更好的机会而已。

那现在怎么办?桑环压低声音问锁匠。

锁匠做了一个停止说话的手势。

我正在追捕一名流窜犯,刚发现有个可疑的黑影往这个方向来了,这名凶犯非常狡诈,善于伪装,已经有很多人受害了,请不要轻信陌生人的花言巧语。门口的警察隔门喊道。

桑环看了看锁匠,锁匠的头摇得像拨鼓。

(文章编辑:奇案兔)若好看,记得分享更多人哦~

© Copyright © 2019-2020 qianto100.com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