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兔 灵异|鬼故事|神秘事件

我的老师是鬼将

鬼话连篇奇案兔2020-10-10 14:45 A+A-

  噔噔.....噔噔噔......

  一阵急促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新老师推门而入。

  鹅蛋脸,柳叶眉,丹凤眼,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

  教室中的一群虎狼看着来人,哈喇子流了一地,想必现在早已垂涎三尺。

  但此时只有我一个人忐忑不安,因为我知道来人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民教室,而是一位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女人,早在阴间的时候,我就曾见过她。

  那时的她是镇守鬼门关的巾帼女将,身着黑色皮衣,手握金刀阔斧,虽然是一介女流,但在地府中的地位却不容小觑。

  我忐忑地看着来人,不知道她此次前来是不是抓我回去的?

  同学们看着女人身材高挑,长发飘飘的样子,一脸的惊讶状,有几个稍显调皮的还吹起了口哨,略有戏弄之意。

  女人站上了讲台,眉毛锁在了一起,扫视了一边台下的我们。

  同学们,原先给你们授课的地理老师因突发性疾病,暂时不能给你们上课,所以由我代劳了,本人年纪不轻,不便透露,名字倒也容易记,姓柳名如苏。

  女人不拖泥带水,一气呵成,简明扼要地介绍了自己。她的举手投足一下子让我想起了初次在鬼门关见到她时,那份威风凛凛的模样。

  好了,剩下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将课本翻到第27页,今天我们来讲地壳运动这一节,所谓地壳是指两个相邻的板块所形成的融合地带,全球有七大板块......柳如苏的话一下子将我拉回了现实。我看着讲台上款款而谈的柳如苏神思恍惚起来。

  不知道何时,我听到一声声连续地手指敲击桌面的声音,等我回过神来时,恰巧看到流苏站在我身后。

  同学,上课要专心,思想不能抛锚,我今天第一天来这个班,你好歹给个面子。柳如苏眼神犀利,表情中显出不悦来。

  我点头,嗯,知道了。但神思还停留在那些有关前世的记忆中.......

  地府中,轮回是按等级来排列的,身前名声显赫,身居要职的鬼魂,秦广王会安排着早点投胎转世,而身前家世贫贱,穷迫潦倒的末等鬼魂,须待八百八十八年才可以轮回。

  我等不及,受不了阴曹的暗无天日,于是我利用自己从茅山学了的一点皮毛道术,以矫健的身姿翻过了望乡台,爬过了三生石,最后在途径孟婆庄的时候,恰巧看见了眉眼如画的孟婆之女夏子英。便在孟婆庄逗留了几天。

  在那些日子中,通过和她攀谈,与她建立了深厚的友情,最后竟然发现这样美艳的一个女子心中也怀揣着去阳间一遭的梦想。

  我们私下里一商量,一拍即合,将孟婆端来的一碗孟婆汤,私下里换成了一碗甜水,循着前世的记忆从轮回隧道中再度转世为人。

  但当我来到阳间时,我才发现,这里已经是21世纪了,后来问一个街头算命的先生,才知道阳间的一天是阴间的七年........

  我寻觅了很多年,却一直没有找到夏子英,不知道她投生在了何处?

  喂喂.......你又发呆!又是这个令人懊恼的女人的声音。

  什么事啊,我这不是在听课嘛,你好烦啊。我顶撞了这位新来的女老师,骨子中的放浪不羁还是改不了。

  咦周围传来一声声讶异的声音,同学都面面相觑地看着我。

  果真,柳如苏气的花枝乱颤起来,指着我,吼道,你,下课后,来我办公室。

  哼,见就见,怕你不成。

  周围很多的同学向我投来了怜悯的目光,我明白,他们都在幸灾乐祸。

  晚自习后,我来到了柳如苏的办公室,发现她爱答不理的样子,索性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挑衅地看着她说,柳大人,想不到时隔多年,你还是来了,这次,怎么地,是要抓我回去还是又有什么别的打算?

  柳如苏将手中的笔转起了圈圈,晃得我眼晕,我真要发火,她站起了身,走到了我跟前,哼哼,你以为你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地府,我就发现不了了?

  发现了又能怎么样,想抓回去,那也要看你够不够分量。

  说着,我拉开了架势,正准备跟她殊死搏斗。

  虽然我心中一万个明白不是她的对手,但是男子汉大丈夫总不能就这么束手待擒吧。

  不料,柳如苏看着我剑拔弩张的样子反而笑了起来,笑的很是甜美,至少她笑的时候我觉得,还是很有女人味的。

  你笑什么?嫌我不够格,还是你根本不屑一顾?在赫赫有名地巾帼女将面前,我确实有点板门弄斧。

  呵呵,不要紧张,放松一点,此次前来,我也没说要抓你回去啊?

  我顿时茫然一片,松了松肩膀,那你放着好好的鬼将不当,来阳间干什么?

  柳如苏看了看我,一脸怅然,因为你?

  我顿时大惊失色,流汗道,我,你不会.......20世纪的现在虽然不禁止姐弟恋,但禁止师生恋啊。

  柳如苏鄙夷地看了我一眼,一脸的调侃,随即说道在地府数千年,我一直循规蹈矩地镇守鬼门关,还一直没有去思考我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意义,直到那次看见你和夏子英义务反顾地穿过了瀛海,冒死进入轮回隧道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也应该去找寻自己的属于自己的人生,逃脱这个樊笼。

  我失声道,那这么说,在瀛海之畔你就已经知道我们没有喝孟婆汤了?

  柳如苏嘲弄道,算你有点自知之明,就凭你那点伎俩,还想骗过我,要不是本姑娘存心放你一马,此刻你们恐怕早已经受万蛇噬咬之刑了

  好吧,我无语。

  柳如苏却突然又拧起了眉毛,似有很多心事,淡淡地说道可惜,子英那姑娘,死的可怜啊?

  宛如晴天霹雳般,我颓然地坐在凳子上,不相信道什么.......你说.......子英?我不敢再说下去,怔怔地看着柳如苏。

  嗯,在途径轮回隧道时,她不甚被正反旋风击中,魂飞魄散了。这时,我才想起,那天轮回隧道中剧烈的旋风和凄惨的哭叫声来,原来子英一直在唤我,可我竟然没有察觉。

  听到子英死去的消息,我像被抽空了身体般,瘫软在椅子上,泣不成声。

  柳如苏走过来安慰我道:至少,现在有老师和你在一起。

  以后的时光中,我不再违拗这个曾经是地府鬼将的老师,很积极地配合她的工作,帮助她适应阳间的生活,同时我也在努力地忘记那个愿跟我一起冒死逃生的女孩夏子英。

  考上大学的那天,在学校僻静的角落我告诉柳如苏,我长大了,想和你一起在阳间看日升月落,云卷云舒,你应允吗?

  她,点头了。

(文章编辑:奇案兔)若好看,记得分享更多人哦~

© Copyright © 2019-2020 qianto100.com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