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兔 灵异|鬼故事|神秘事件

有鬼1月黑风高杀人夜,弄堂小巷捉鬼食

鬼话连篇奇案兔2020-10-10 14:09 A+A-

  晚上九点,林旭晃晃悠悠地从酒吧后门出来,走进堆着空酒瓶和许多杂物的巷子。一阵风过,呛得他胃一紧,酒水晚饭一股脑地吐了出来,顿时整条巷子臭气熏天。林旭抹了一把嘴,高一脚底一脚地朝巷子深处走去。

  林旭走了大概十几步,听见路边一堆废纸箱里传出一阵男女交欢的哼哼声。他晃着脑袋,朝天哼了一声道:狗男女!接着继续扭秧歌似的走着。

  臭小子,你说什么?!纸箱堆里跳出一个彪形大汉冲林旭吼着。

  林旭晃着身子,转过头,醉眼朦胧地看着大汉:喔喔,三三个人,哇,你们真行!说着他举起了手比了一个厉害的手势。

  大汉见他这样,比见了竖中指还愤怒,摆动着大脑袋看了一下左右,墙脚满是酒瓶,随手抓了一个就朝林旭扑了过来。走路带风,呼呼作响。林旭只感觉就快站不住了,陀螺一样晃着。

  叫你他妈的逼逼!大汉还没到林旭跟前,电线杆子一样的手臂就挥了起来,就着酒瓶砸向林旭的脑袋。林旭依旧那么晃着,没有一点警觉。大汉咬紧了牙关,使出全身的力气,酒瓶流星一般砸向了林旭的脑门子。

  啊和大汉在在纸箱堆里哼哼的女人突然大叫了起来,随即瘫坐到了地上。大汉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震住了,酒瓶恰好停在林旭的额头上方。

  这娘们叫唤个啥,没见过打架啊?气愤地回过头,斜着脑袋看着女人,这一看,只见女人眼睛瞪得乒乓球那么大,见到鬼一样,全身直哆嗦,这下更让大汉摸不着头脑了。大半夜混夜店的女人打个架会被吓成这个熊样?

  鬼鬼女人颤颤巍巍地抬起手指着林旭的背后。

  鬼?!大汉猛地回过头,只见林旭背后站着一个人,半边脑袋,一张血盆大口还淌着口水,去掉一半的鼻子在林旭的耳朵边嗅着味道。

  啊大汉大吼一声,转身扔下酒瓶就跑。

  此刻,林旭看着大汉狼狈落跑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诡谲的笑容。

  咔!

  好啦,收工啦。

  黑漆漆的巷子顿时灯火通明,隐藏在各处的人都出来。林旭的扮演者林然走到导演身边,微笑着说:还满意吗?

  不错,还有最后一场我们就杀青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谢谢导演。

  林然卸了妆正要开车走的时候,手机铃响了。

  什么事啊?!

  忙完了吧,过来喝酒。

  好嘞。

  挂了电话,林然驾车直奔兄弟一起开的酒吧(明然酒吧)而去。

  片场的工作人员还在收拾着服装道具,准备最后一场戏的布景。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然而刚才那一场的饰演与大汉激情的演员却依然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像尊雕塑一般。还没有下班的制片人徐冉飞觉得奇怪,于是就走了过去。

  诶,小敏,收工啦,在干嘛呢?

  小敏没有理他,还是一动不动。

  徐冉飞走过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喂话音未落,小敏跟提线木偶失去了支撑一般,一头栽到了地上。徐冉飞顿时就吓傻了眼,拍戏这么多年重来没遇到这样的事情,一时间竟不知所措起来。幸好正在布景的常武看见了,于是赶紧冲了过来,一边叫人打120一边给小敏做心脏复苏。

  明然酒吧四个字在LED灯的滚动中变换着色彩。林然不喜欢这样,感觉跟灯红酒绿的风月场所一样。合伙人陈明说他太文艺,本来酒吧就是风月场所,只不过经营者不参合就是了,弄得素了吧唧怎么做生意。

  林然站在门口看着这几个字,始终感觉不舒服。

  总有一天我会把你给换了。林然像小孩子一样对着明然酒吧几个字堵着气。走进酒吧,顷刻变成了另一个世界,红男绿女各色人种各种姿色,穿梭于舞池与吧台间。陈明在林然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他,于是跑上DJ台拿起麦克风,说道:帅哥美女们,大家好,今天我的朋友,也是这家酒吧的另一位老板。陈明抬起手指向已经在吧台落座的林然。林然,拍完了他的第一部电影。就要做大明星,所以,今天晚上,大家尽情地喝,免单!听到免单这两个字,林然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心里OS道,中国人啊,能听得免单这个词吗?

  酒吧顷刻就沸腾了,几个熟识的人纷纷过来向林然祝贺,林然却只得满脸堆笑地说谢谢。

  不过,电影上映的时候大家得去电影院捧场哦!电影叫,诶,林然,电影叫什么呢?!

  林然无奈地摇摇头,张大嘴,用唇语向陈明比划着:酒吧。

  喔,对,叫《酒吧》。这是一部爱情惊悚片。大家一定要捧场哦!一起嗨起来吧!!!

  好的!众人应和着,不过其中也有人问送电影票吗。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怎样,哥们对得起你吧,这样给你卖力宣传。陈明说完快速来到吧台,抓起林然还没有喝完的酒一口喝了下去,邀功道。

  是啊,可是这酒吧也有我的份。

  嘿嘿,没有付出哪有回报嘛。

  林然只得无奈地看着陈明,谁叫是自己的铁哥们呢。

  今天来了不少美女哦,要不要?陈明朝林然挤着眼。

  算啦,洁身自好。

  切,你就自好吧。我去了。说着,陈明就端着一杯朗姆酒冲进了酒池肉林之中。林然看着他,无奈的笑着。

  你好。林然是吧。坐这里行吗?伴着这句问话的是一阵奇异的香气,是什么味道林然说不出来。寻着香气转过头去,只见一个身着紧身齐臀短裙,一头栗色卷发,五官精致面妆得体的女人坐在了陈明刚在的位置,微笑着看着自己。

  看够了吗?

  林然像是被狠狠打了一耳光,脸马上就红了,尴尬地低下了头。

  呵呵呵女人的笑声如银铃一般,多少年没见过男人脸红啦。

  没见过你,第一次来吗?林然不想纠缠在脸红这件事上,赶紧转移话题。

  是啊,第一次来就遇到这么好的事。女人微笑着直勾勾地看着林然,眼中含情。林然见她这样,心中顿时一阵热,自己不会今晚有美丽的邂逅吧?

  哈哈女人有笑了起来,我说的是免单。

  女人好像看出了林然的心思,笑得前仰后合的。此刻的林然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女人身上的香味一直萦绕在林然的周围,就好像手机助手一样时刻提醒你该做什么事。

  是啊,我也没想到朋友会这样,平时死抠死抠的。林然装作若无其事,美女,要来点什么,我给你调。

  喔,你也会调酒?女人偏着头,一大束头发滑落下来,给我来杯醉生梦死吧。

  不久前,我遇上一个人,送给我一坛酒,她说那叫醉生梦死,喝了之后,可以叫你忘掉以前做过的任何事。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酒。她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以后的每一天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那你说这有多开心。这坛酒本来打算留给我自己的,看起来,我们要分来喝了。 林然学着电影《东邪西毒》里的黄药师的口吻一边说着,走进吧台里,一边拿起各种酒,开始调配。

  《东邪西毒》?不愧是演员,竟然能将台词背下来。女人对他有些刮目相看。

  这个我中学时就会背诵的,只觉得说的在理,就一直记着了,那时候也没想过当什么演员。林然很快就调好了一杯醉生梦死,递给女人。女人身上的香味让他有些亢奋。

  女人端起酒杯,放到嘴边嘬了一小口,含在嘴里慢慢品味着,跟品酒师品鉴红酒一般。

  怎样?

  不错,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让我忘记过去的一切。女人微笑着。林然知道不错这个评价只不过是敷衍而已,不过也没当回事,自己又不是专业的。

  这个怕有点困难。

  我想你一定有办法。女人将头凑近林然的耳朵,口吐香兰,外面等你。说完,女人一口喝掉林然调的酒,扭腰摆臀,朝门外走去。

  林然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心里小鹿乱撞,激动地口干舌燥,拿起手中的酒咕咕地喝了下去,直到一瓶伏特加空了。他将嘴一抹,跟着走了出去。

  医院里,小敏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氧气罩下,她的呼吸依然不均匀。

  医生,病人怎么回事啊?徐冉飞一边抹着汗一边问道。

  病人有过心脏病史吗?

  这个不清楚,她只是我们剧组的一个临时演员。

  急性心肌梗塞。应该是受到可怕的刺激才会这样的。现在还需观察。你们先通知她的家人吧,有以前的病例,我们才能更好治疗病人。医生说完就走了。

  徐冉飞看着病床上的小敏,无可奈何地叹着气,怎么就让自己摊上这样的事了呢?幸亏没出人命,不然,好几年拍不了戏了。

  徐冉飞离开病房时顺手关掉了病房顶灯,屋子顿时暗了不少。小敏的呼吸也渐渐平稳,护士进来查看了一下,一切正常后就出去了。

  时间大概是到了午夜十二点,病床上的小敏突然,伸直了手脚,头也抬了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屋顶,眼睛里全是恐惧,床边的医疗仪器滴滴滴地叫个不停。一分钟不到,小敏泄气的气球一般,无力地躺了下去,眼睛依然瞪得大大的,望着天花板,病房中的医疗仪器滴滴滴地叫唤着。

(文章编辑:奇案兔)若好看,记得分享更多人哦~

© Copyright © 2019-2020 qianto100.com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