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兔 灵异|鬼故事|神秘事件

鬼书

鬼话连篇奇案兔2020-10-10 13:32 A+A-

  从小爱看书,到现在也无法戒掉,然而,现在的书是越来越贵,又不习惯看电子书,作为工薪阶层,实在有点狼狈。

  那天和朋友逛夜市,无意间在夜市最冷清的地方发现一个旧书摊,细看之下竟发现不少好书,虽说书页已然泛黄,印刷也比不上现在的精美,但是书还是实打实的,没有了现在的图书那些不必要的花哨。

  我认真的挑选着,像个好几天没吸毒的瘾君子。一会功夫就挑了六七本想了很久的书,欣喜地付完钱就告别了朋友回家。这些书虽然有着一股霉味,我却依然如饥似渴,一个晚上就看了一本。第二天下班回家,草草地吃了饭就继续看了起来。可今天刚打开书竟发现书页上有一块已经发黑的血迹,覆盖着那一页三分之二的地方, 几乎看不清楚字。幸亏曾经在网上见过专业人士修复古书的视频,于是我拿起刮胡刀片,有样学样地轻轻刮着书页上的血迹。

  我一边刮着一边想着, 这会是谁的血迹呢?怎么弄上去的?忽然脑子冒出一个关于血的鬼故事。故事里说,一个家人搬进一幢古老的城堡,然而在城堡的书房地板上有一滩血迹,女主人估计是个处女座,对这摊血迹深恶痛绝,一心想要将它抹掉,起初试了很多种办法却还是弄不干净。男主人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款新型洗洁剂,轻轻松松就弄掉了血迹。却不曾想第二天,血迹竟然又出现了,就跟刚进来时看见的一样。女主人每天清洗,血迹也每天出现,甚至还不停变换色彩。故事的最后是这只鬼在和这家人恶作剧。我想着想着竟然笑了起来,毕竟那只是一个瞎编的故事。

  书页上的血迹一点点的在刀片的刮擦下脱落了,留下一点渗进纸张里无法清除,不过已经不影响阅读.却就在这时,一不小心让刀片划了一下,马上就流出了血,滴在书页上,与书上原本的血融为一体。简单处理了一下,我便开始新一次的阅读了。那一夜,我刚读到那本书第一章就深深被吸引住了,不知道看到什么时候,直到眼睛实在撑不住了才睡下。

  第二天起床时,脖子和肩膀疼得不得了,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不过我也没怎么在意,认为可能自己睡觉没注意造成的,匆匆吃了早餐就上班去了。肩膀脖子一天都不舒服,工作也心不在焉。下午回到家, 也是随便弄了点东西吃,就打算上床睡觉了。就这时一个朋友带着孩子来串门,可刚一开门,朋友孩子刚开口叫叔叔第二个叔字还没吐出口就呆住了,用一种看到什么稀奇似的看着我,嘴张得大大的。

  怎么啦?我伸手去摸孩子的头,却不料平时很粘我的孩子此刻竟躲我。朋友也觉得奇怪,说道:怎么啦,刚才还嚷着要找叔叔玩呢?

  孩子看着我,脸色越来越难看,几乎要哭出来了,哆嗦着。

  这孩子今天怎么了?我看着朋友。

  不知道啊。

  孩子已经躲到了朋友背后,紧紧地抱着朋友的腰。

  进来坐吧。说着我转身进屋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递给孩子,然而那孩子却还站在门外,当我上前要将可乐给他的时候,孩子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怎么啦,怎么还哭起来了。朋友又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门口的孩子,抱着他问着。

  叔叔背上有个人脖子淌着血的女人。她在冲我笑。呜呜呜

  听了这话我跟朋友顿时就愣住了。我的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毛,但转而一想,平日里朋友就老爱教唆孩子跟我开玩笑,这肯定也是朋友教唆的吧。

  嘿,这个不好玩啊,你父子俩别逗啦。我说,还有这娃演技也太好了,好好培养当演员吧,说不定以后能成为中国第一个奥斯卡影帝呢。

  我没有让他说这些啊。朋友一脸正经。我怀疑地看着他,想要找出他因玩笑成功而露出的窃喜,然而这次却没能找到。朋友是个容易满足的人,一点点心理变化都会表露在脸上,藏不了私。

  贝贝,你说你看到了什么?朋友问孩子。

  叔叔背上有个女人,在冲我笑。啊你看,她的嘴就在叔叔的左耳边。孩子抽搐着,浑身颤抖,哆哆嗦嗦地伸出小手指着我。朋友随即转头看着我,脸色凝重。我知道问题严重了,因为朋友说过他的孩子以前也出现过这样的事,那是朋友的老爸过世,在外地的朋友最初是他的儿子告诉他的而不是老家来的电话。况且,大家都知道没有被社会污染的小孩子能看见神仙鬼怪。我虽然不迷信,眼见这样的事情,这能不相信吗?

  喂,伙计,你干嘛了?

  我没怎么啊?上班下班,吃饭睡觉看书。我捉摸着,想想自己是不是去了不该去的地方,接触了不干净的东西。忽然,我想到了那本书上的血迹。

  我想我是真的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说完我转身朝房间里走去。我拿起床头的书,一边走着一边翻着书,可是就在我打开书翻到有血迹的那一页时,我不由得将书扔到了地上,连退了好几步,靠在房间门框上。

  怎么了?朋友见我这样赶紧走了过来。

  书,书。此刻书上的血迹如同我看过的那个故事一样又复原了,而且其中有一段鲜艳的,仿佛就是刚滴上去的似的。

  书?朋友不解,走到我身边,弯腰捡起地上的书。

  爸爸,不要。贝贝这时猎豹见到猎物一样跑向朋友,一把打掉了朋友手中刚捡起来的书。可是,似乎时间已经晚了,贝贝看着朋友顿时哭了起来,一步步地后退着。

  这下该怎么办?

  贝贝突然又跑了回来,拉着朋友往屋外走。朋友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一把拉住贝贝问他:怎么啦?!

  那个女人在爸爸脖子上闻闻了又跑回叔叔背上去了。快跑快跑贝贝慌张地说着。

  朋友看着我,一脸的焦急,此刻的我,已经快要奔溃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根本不知道。一切的恐怖不是来自知道的,而是未知的,尤其是自己还根本看不到的,不知道在自己身上会发生。

  我该怎么办?我问朋友。

  朋友低着,思考着什么,然后转头看着贝贝,说:你说怎么办?一个六岁的孩子知道什么呢?听爸爸这么问,焦急得跺起了脚。朋友突然眼睛一亮,转头看着我, 然后快步过来,拿起地上的书,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就要把书给点了。我却无意识地如同提线木偶一样架住朋友欲要夺下朋友手中的书。

  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贝贝,帮忙!朋友扎下马步,用拿着打火机的手抵住我,另一只手将书丢了出去,因为要抗住我,书并没有丢多远。贝贝一边看着我,一边试探性地朝书靠近,就要靠近书的时候,他突然跌倒在了地上,双手撑着地后退着,嘴里喊着:走开,走开!

  此刻我身体突然一阵轻松,像是刚跑完马拉松一样,一身疲惫,几乎瘫在朋友的臂膀上。朋友赶紧扶着我将我轻轻放下靠在房间门口。然后朝贝贝跑去,此刻的贝贝已经退出了门外,嘴里依然喊着走开。

  啊突然空气中飘来一声似有非有的凄惨叫声。我以为是贝贝出什么事了,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但是还没迈出步子就跌倒了,于是只得爬着往外挪。

  怎么啦?!朋友跑到贝贝身边,只见贝贝浑身发抖,屁股下面流出一滩水。朋友赶紧抱起贝贝,安慰着:没事了没事了。

  贝贝抽泣着,抱着朋友的头,低声在他的耳边说:爸爸,我我尿裤子了。贝贝满脸的自责与羞愧,她好像怕我的尿。我慢慢爬到门口,看着他们父子俩。

  啊贝贝一声大叫,那女人又爬到叔叔背上去了。他在吸叔叔的气!朋友转身看着,渐渐地瞪大了眼睛,后来他说,他看见我的脸渐渐地由红润变得惨白最后变乌黑。

  朋友赶紧放下贝贝,拔掉他的裤子,说:冲叔叔撒尿。那时的我已经完全不知道周围有什么声音发生了什么了。

  贝贝不可思议的看着朋友,但很快明白了朋友的意思,即刻提枪扫射......

  那以后我在家休息了整整一个月,病去如抽丝,驱鬼似扒皮啊。打那以后我也不去淘旧东西了,我承受不了。

(文章编辑:奇案兔)若好看,记得分享更多人哦~

© Copyright © 2019-2020 qianto100.com 版权所有   Sitemap